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目前所在位置: 书法教育 >教育资讯 >书法课:问题很多,办法也不少

书法课:问题很多,办法也不少

发布人:陕西省书法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3-06-17 点击率:4953

学习书法,不仅是写整齐的中国字,更重要的是促使孩子们在书写过程中体会汉字的美感,培养对民族语言的热爱

 


  一致赞同——这是今年2月,教育部颁布《中小学书法教育指导纲要》,将书法纳入中小学教育体系,规定中小学生须分年龄、分阶段练习硬笔和毛笔书法的政策出台以后,书法界的反应。在黑板变白板、键盘代替手写、汉字书写式微的当下中国,倡扬从小学习书法、了解汉字,在中国书协副主席苏士澍和中国书协理事骆芃芃等书法家看来,是化解“汉字危机”的第一步:“在高科技迅速发展的今天,一些传统的精髓在不经意间被忽视。中小学生可以熟练使用电脑,却写不出像样的汉字,而且这种现象非常普遍。”在书法家看来,书法处在濒临被淘汰的边缘,逐渐被电脑、iPad取代。学习书法,不仅是写整齐的中国字,更重要的是促使孩子们在书写过程中了解中国文字的历史、中国文字的独特构造,体会汉字的美感,培养对民族语言的热爱。

 

利在学生,功在千秋。然而,看起来很美的“远大前程”,落地实施,却有着令人无法忽视的困难——师资问题如何解决、教材怎样统一、课时是否保证、设备怎样更新……近日,在由全国政协书画室、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书协、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台湾弘道书学会等单位主办的中小学书法进课堂研讨会上,海峡两岸书法界、教育界人士为此交流心得、解疑释惑。

 

校园墨香日渐浓

 

北京挂牌小学规范汉字试点学校,对如何进行汉字书写出台专门实施方案;南宁抽样考核学生卷面书写;常州实施书法教育“百千万工程”8年有余,建立64家书法特色学校,培训500多位教师、6000多名小小书法家;深圳保安黄埔小学实施“五个一工程”:每天认真习字一刻钟、每周一节书法课、每周一份书法作业、每月一次书法习作展、每个寒假写一次春联。“书法使我对中国文化产生强烈兴趣,上了中学,我还要继续学习书法。”山东省德州市建设小学六年级学生陈紫晴说。来自深圳的教师钟传伟认为,汉字的基础非常重要,中国人需要有对文化的认同感。

 

在书法教育中,师资问题仍是首要难题。一般学校难以保证每个年级配备专业的书法老师,不少书法课由语文老师或者艺术老师代替,更别提那些一个县都找不出一个专业书法老师的中小学校了。有的校长也吐槽:没有老师就要去聘,还得去找教材、增设备,由此产生了更多的费用,家长却不愿为此买单。“书法教育应定位于自身的学科系统基础,加大对专业书法老师和兼职书法老师的培训力度,组成教研组。”广东省教育研究院教学教材研究室教研员周凤甫建议,校际之间可以开展合作、互通有无,共同培育书法教师力量。

 

中国书协副主席陈振濂等书法家组织书法教师开展“蒲公英计划”,先期推出“3个100”:3年内,每年拿出100万元成立专项基金、在全国招收100位老师、累计面授书法课100堂以上;广东中山石岐中心小学校长李筠瑞介绍,学校制定新老师过关考核:上岗第一年的年轻教师每周交一篇钢笔字、每月交一篇粉笔字和一篇毛笔字,制定教师计划,举办教师书法比赛,促进教师群的墨香氛围。随着纲要的实施,各地也纷纷开展招募文化志愿者组成讲师团,开展书法送教活动;成立学校写字教育工作室,一方面负责学生的书法培训,另一方面可以组织教师外出观摩交流。“从一年级开始学习书法,写一手漂亮的字,是门面,也可以调节身心,养成安静的习惯。”深圳市莲花小学数学教师许艾拉认为。

 

多渠道并举,形成培养培训的长效机制,解决师资问题,书法教育还要制定课程标准,有序安排教学计划,实现循序渐进,需要构建教学系统,发挥综合效应——如果没有教学大纲,没有像样的书法教材,书法教育也是形同虚设。

 

台湾书画教育协会名誉董事长苏安德认为,教学应有系统,授课和教材得让学生一听就明白;台湾明道大学书法研究所教授陈维德亦认为,教材应当关注实用性、笔法、字法、偏旁的使用,以及趣味性,依年级循序渐进,“如果三年级到六年级,都在教‘永字八法’,那就是敷衍”。中国书协理事、首都师范大学书法文化研究院教授叶培贵认为,教材范本应选择经典作品为宜,既满足于全体学生提升书写水平,又不碍于学生在艺术上的未来发展。“过去的教材往往局限于书法史的内容,缺失了书法可以表征的中国文化和精神的领域,而且有不少以激发兴趣为名,完全出于民间传说的小故事充斥其中,还有描头画尾的方法。”他认为,书法界和教育界应当严格审查教科书,“毕竟,书法教育是国民素质教育的内容,旨在提升国民文化素质的基本水平,又实现其精神品质的提升”。

 

“让凶手变助手”

 

有些教育者发愁,教师和教材的困难解决之后,设备的问题会接踵而至。“在数字化时代,我们要思考,如何让年轻人透过数字化程序认识和喜爱书法,才是王道。”台湾淡江大学教授张炳煌介绍了学校开发的“数位e笔”工具,借由数字化的演示,学生可以看到教室和经典法帖的笔顺、运笔过程,改变传统字帖的呈现方式,与现代教学方式结合。“电脑是个凶手,那我们就去理解它,让它从凶手变成助手,帮助学生对书法产生兴趣,进入堂奥。”张炳煌如是说。

 

为了淡化课程的色彩,广东中山石岐中心小学想了很多办法。“我们举办名家讲堂、书法欣赏讲座、猜篆字、猜灯谜活动”,据李筠瑞介绍,小学还有一个木棉书社,定期举办书法比赛和书法义卖。澳门书协主席连家生将目光放得更远,澳门书协与中国书协合作办班,很多参与者是书法老师,濠江兰亭中学的建立,也为加强澳门书法教育业界与内地书法搭建支点。

 

珠海一中教师朱荣辉有个通过AFS组织交换来的17岁外籍学生马塞罗,中文名叫小虎。老师不会英语,就比划着教他,而小虎在第一次学习写字和毛笔的使用时,就思考“这种写法如何是一种艺术形式,它与西方艺术如此不同”。“每周,我都能得到有趣的教导,我希望回到意大利,能找到一所学校继续学习书法,我在意大利,也许可以传播中国艺术和中国文化的同时,教书法给一些我的朋友。”这和于右任先生所说“写字是人生最快乐的一件事”异曲同工。

 

周凤甫认为,良好的书法习惯、熟练的书写技能和书法艺术欣赏的能力,是中国人应有的基本素养。书法教育不只是让每一个学生成为书法家,而是让每一个孩子写一手好字,了解传统文化,并为终身学习奠定基础。从这个意义上而言,书法教育的真正落地,应改变以升学为目的的教育观念,学习书法蕴含的民族传统文化,以塑造健全、独立的人格,国民的审美能力才会变得丰盈而具有想象力。

 

(信息来源:中国文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