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目前所在位置: 学术推广 >理论研究 >段俊平:中国书法是中国人的文化图腾

段俊平:中国书法是中国人的文化图腾

发布人:陕西省书法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4-03-13 点击率:1334

中华书法是世界上一门独特的艺术,也是一门只属于中国人的文化现象。中华书法与中国文字、中国哲学和中华文明息息相关,一部中国书法史就是一部中国文字史和一部中国文化史。中国文字是奇妙和充满某种神秘色彩的,从传说中的中国造字的鼻祖仓颉被神化的故事中,中国的汉字就已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在中华民族光灿夺目的历史画卷里,仓颉是一位介于神话与传说之间的人物,传说中仓颉是“龙颜四目”,“声有睿德”(见《论衡》,《吕氏春秋》),有四个眼睛,据《淮南子》)记载仓颉在创造文字时“天雨粟,鬼夜哭,龙亦潜藏”。之所以如此形容,中国人始终相信汉字是上天赐给中国人的神物,汉字是天赐之物。

 

中国汉字一直被中国古代先人看做是上天赐予中华民族的神物。所以在仓颉的故乡陕西白水,至今还有敬惜字纸的习俗。在老一辈人的心目中,字和纸是带有仓颉圣灵的神物。一小片写有字的纸,不管多么破烂无用,绝不乱扔,也不用来揩擦污物,而是收藏起来,装入干净的瓷瓮之中。等积累多了,于晴天无风之日,洗净手脸,取出来携到荒郊野外,焚香叩头,点火化焚,用净物将灰包裹,埋于地下,或弃灰与河水中,名为“清水祭”,取意万古长流。谁要不这么办,那就成了对仓颉不尊的造孽行为,人人都会指责。严重者,全族对其惩罚。小孩因不懂而有违此忌时,家长一面大加教训,同时又忙烧香叩头许愿求仓圣爷饶恕。敬惜字纸对学生要求更严。学生于每早上学前必要洗净手脸,脏手不能摸书提笔。推及学校,每校都有化纸炉,化掉的纸灰必埋于净土之中。直到现在,儿童上学时必须洗净手脸。入学拜圣。在白水,孩子到了上学念书的年龄,父母给孩子洗净手脸,穿上新衣长袍,戴顶礼帽,持香纸贡物,到仓颉庙内给仓圣爷烧香,祈求仓圣爷保佑,让孩子读书长进,步步高升。

 

枕书辟邪也是中国人过去的习俗,字能辟邪除病,这是过去白水人的普遍说法。在白水人们认为谁要中了邪魔,就让枕书睡觉,说是邪魔害怕字书,用以驱除,病就会好。推而广之,枕头上绣字,就成了一种风俗。尤其是结婚用的枕头,字绣得如何,成了人们对新媳妇手艺品评的一个内容。年轻人虽不信枕书辟邪之说,却对枕头上的绣字仍很讲究。

 

写字也能治病。在白水的仓圣庙内有两棵古柏,从仓颉座像向外看,好象两个卫士,左叫“青龙柏”右叫“白虎柏”。据说这青龙白虎,忠于职守,曾杀败过无数邪魔的来犯。因此,附近的人们一旦身上起了“风疹”或者患了什么病,就在前心写上“青龙”,后心写上“白虎”,借此除邪治病。此习流传陕西各地,至今仍广泛的保留。所以中国汉字不仅是人们交流的主要载体,而且与其他文字不同,它其实被中国人赋予了更多的精神和文化内涵,从中国文字的诞生之日起,中国文字就被赋予了更多的传奇,包括它的书写方式。

 

正是因为中国人视文字为上天给予中国人的神物,那么表达和演绎它必须要一丝不苟和小心翼翼。世界上没有那个民族对文字是如此的崇拜和敬畏。所以中国文字被传承了下来,有了文字的传承,中国的文明也就传承了下来。所以中国文字的伟大是无与伦比的,它承载了人类文明的薪火相传。作为中国文字的表达方式中国书法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

 

中国书法是中国人对中国文字敬畏和崇拜的表现形式,书法的演变和成为一门艺术是中国人必然的选择。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中国人的书法艺术的地位是中国艺术的王者和引领。中国古代的文人也称作“士”。“士”能写一篇锦绣文章,这只是中国汉字的一个表达形式,但他不足以体现文人雅士对中国文字的敬畏之心,而用优美线条和中国人的审美特征演绎下的书法,则是文人雅士表现对中国汉字敬畏之心的最好表达形式。好的文章如果不拿好的书法来表达,就不够美满并给人一种遗憾,所以中国人有“文章千古事,书法万年传”的说法。王羲之的《兰亭序》之所以成为天下第一行书,正是《兰亭序》完美把汉字的两种表现方式完美的结合起来了。《兰亭序》既是一篇传颂千古的美文,又是一篇绝美的书法习作,文章与表现形式俱佳的习作成就了《兰亭序》的历史地位。后来颜真卿的《祭侄稿》和苏东坡的《寒食帖》的书法其实不在王羲之之下,但内容却逊色不少,虽然苏东坡的文学成就高于王羲之,但《寒食帖》只是简单的叙事,其文学水平与《兰亭序》相比,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

 

中国书法和中国的文章是中国汉字的两种表达方式。中国汉字的魅力和文化内涵就是被这两个表达载体所传承下来的。中国历史上留下自己名字的书法家首先是个会写妙手文章的文人,所以中国书法不是一个单一存在的艺术形式,它是一个与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相影相随的衍生物。凡是中国文化和文学繁荣时期,肯定是书法的繁荣期。如果文化和文学不繁荣,书法肯定会停滞不前。我们讲的魏晋气象,我们讲的唐宋书法,这些朝代无疑是中国文化发展的繁荣期,也是文学水平的大繁荣。魏晋虽然是一个动乱的时期,但魏晋可以称得上是中国古代的一次文艺复兴,在许多特点上都跟西方的文艺复兴非常相像。中国历史上魏晋这一段,人们第一印象就是,这是个动乱的年代,是一个分裂的年代,而没有看到它的正面。但是在中国历史上往往政治和文化呈现出不同的景象,如果从政治上来看,是分裂、混乱的、人民很痛苦的这样一个时代。但是从文化史、精神史和思想史的角度来看,却是辉煌、灿烂的。魏晋是一个名士风流辈出的朝代,由于以曹操为代表的曹家全是文学风流之士,所以从三国魏开始,一股文化清泉已在民间潜流,此股清流一直延续到了东晋,到东晋孔子所说的“士、农、工、商”中的“士”真正形成了。“士”是一群有情感、有情怀、有浪漫和追求精神生活到了神仙般地步的文人雅士。《兰亭序》的曲水流觞就是一大群“士”雅聚的产物,魏晋时期的“建安八子”文章才气、“竹林七贤”的放浪不羁,“金谷俊游”的山水盛情都传为文化佳话。东晋名士所构建并实践的玄学人格,在于游心于淡,出处同归,寄情山水,举止风流潇洒。他们表达对精神生活追求的方式就是美文和美字。所以文章和书法是中国人精神最高的要求。我们把中国古代的文明分成几个阶段的话,最早有文字记载的文明是商周文明,这个时期产生了甲骨文和钟鼎文。接下来是秦汉文明,这是中国书法繁荣的一个标志性时期。秦汉文明之后就是魏晋文明,有些学者把魏晋文明放到了秦汉文明里,这是不对的。魏晋作为中国文化特有的现象应该单拿出来,即使魏晋在其他领域里没有成绩,但就文学和书法的成就就可以独立成章。再接下来是唐宋文明,这个时期中国书法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所以中国书法是和中国文化的发展息息相关的,当今有些学者在争论书法是否是一种文化现象,其实答案很明了,书法怎能不是文化的范畴呢?这个问题不必要去争论,产生这个命题的原因是我们当代对中国文化理解的偏颇和无知。书法作为中国文字的表现形式之一,从它的诞生就是一个文化现象,从它的每一步推演和发展都是文化的推演和发展。文化是文和化的组合,文就是人类的一切活动的综合,化就是变化和影响。中国文字就是中国人与自然互动所产生的象形符号,作为这个符号的表达方式,中国书法彻头彻尾是文化现象。是中国人对自然的一种崇拜和敬畏。是中国人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的表现形式和文化现象。因为文字在中国人的哲学中它就是天和自然的代表和载体。中国人敬奉的很多东西其实就是一块写有文字的牌匾,“皇天厚土”和“天地君亲师”因为文字的关系成为了中国人跪拜的神物。所以文字和中国书法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中国人文化的图腾。

 

唐朝书法家张怀瓘提出了“文则数言及成其意,书则一字已见其心,可谓得简易之道。”说出了中国书法的文化现象。中国书法与文章构成了中国人精神世界的心理诉求。中国书法是中国人追求自然物象之美的途径和手段,是中国人对自然真理的感悟和追求,是中国人实现人文价值情怀的最主要的表现形式。然而,由于近现代受西方西学思潮的兴起和影响,尤其受到西方艺术思想的冲击,价值取向和审美标准全盘西化。近年来很多人认为书法是一门单纯的技术,它就是一门小小的技艺。这是他不了解中国传统文化造成的。

 

数千年来,书法在中国人的社会生存中地位显赫。许多位帝王把它作为躬行实践和精神信仰的追求,士大夫把它作为安身立命的首要技艺,中国书法的文化性得到了全社会高度认同,书法作为一门极具中华民族特色的文化形态,始终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哲学特质息息相关。我国近代书法家沈尹默曾说:“世人公认中国书法为最高艺术,就是因为它能显出惊人的奇迹,无色而具国画这灿烂,无声而有音乐之和谐,引人欣赏,心畅心怡。”所以,只是简单地说书法是汉字的艺术造型,或者说书法是汉字的视觉艺术,不足于把握书法的内在特征。它不光是汉字的艺术造型,更是思想和情感的表达,它暗含中国传统思想的精髓,集中体现和反映了中国哲学思想,是极高深的艺术形态,集中体现了中国的艺术精神和核心的人文价值观,是哲学化了的艺术,是抽象化了的中国艺术。

 

书法是体现哲学思想的艺术,也可以说是艺术化了的中国哲学。它是中国汉字在中国传统哲学思想影响下的产物。同时书法也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的艺术精神。一阴一阳,动静虚实,天人合一的黑白世界里,其实就是中国儒释道哲学思想的表达。

 

书法这门古老的中国艺术,它充分体现了中国人的古老而高超的智能,在历经数千年的发展、变革、磨砺、升华之后,它已经融入了中国人的一种生命形式。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书法家,我们必须研习中国传统文化,只有在对中国传统文化深刻的理解的基础上,我们才懂得书法的真正的文化涵义,才能与古人对话,才能传承中国的书法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