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目前所在位置: 书法文化 >近现代陕西书法名家 >石瑞芳:怀念父亲石宪章

石瑞芳:怀念父亲石宪章

发布人:陕西省书法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4-07-07 点击率:5848

 

时光如梭,不觉起父亲已经离开我们整整十年了,在我人生的五十多年里,受影响最大的人莫过于父亲,他走的太过匆忙,我一直很思念他。在父亲去世一周年的时候,我和泪编辑出版《石宪章书法作品集》;三周年之时,我们举办了《人民艺术家石宪章书法艺术回顾展》和研讨会;今年是他老人家去世十周年,我们又出版了《石宪章牌匾书法集成》、《人民艺术家——石宪章先生艺术评传》、拍摄了电视艺术片《永远的石宪章——翰墨斗笔写人生》,举办了追思会……这一切都是为了完成父亲生前遗愿,让他在九泉之下得到慰藉。离别十年,遥忆父亲,别有一番感慨在心头。

 

 

十年前,他去世的时候,当时人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石先生是个好人!”这句朴实无华的话语隐含人民群众对父亲最真诚、最朴素的缅怀之情,这不仅是艺术层面,而是对父亲文化精神的褒扬和认同。

 

 

父爱如山。父亲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我怕遇见书画界朋友,更怕参加书画展览,甚至于怕上街走路,因为稍一抬头瞥见父亲书写的牌匾,心有戚戚焉。每当看见旧照上父亲那慈祥的微笑,仿佛还有许多话要对我说,还要继续和我交谈书法与人生。以前,在我遇到挫折时,你会给我信心;在我劳累时,你给我以力量;在我苦恼时,你会给我以支持;在我孤独时,你会给我以安慰……想着想着不由得悲从心来,泪流满面。

 

 

父亲是慈父更是严师。记得儿时,他经常领我到碑林博物馆去,我斜攀在他肩上,听他讲着碑中的故事和故事中的碑。但那时我是离父亲近,离书法远,甚至不知道书法为何物!父亲劳作之余,晚上常坐在桌旁荧荧的灯光下,让翰墨纤毫在黑白的世界里幻化出笔歌墨舞,我站在一旁帮爸爸扶纸,也不时心追手摩。父亲见我好学,就开始手把手教我研习书法。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几十年寒冬酷暑,书法逐渐的融入到我的生命之中。他身上凝聚着许多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艺术实践和道德修养上都给我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产生了重要影响。

 

 

父亲是一个“德艺双馨”深受人民群众喜爱的书法大家。他一生创作书法作品无数,为寻常百姓补壁比比皆是。他淡泊名利,乐于奉献,无怨无悔。“书品人品皆上品”是人们对他最恰当的评价。他那大气磅礴、苍劲豪迈、流畅的平民书风和团结、包容、大度、豪放的高尚艺德永远定格在人们的心里。“道不存,书将不远”,是父亲终其一生对书法创作的感悟。“道”在他认为:就是对祖国、对人民的热爱,对艺术的执着追求。他用自己的生命对此作了最好的诠释。作家歌德曾说,一个伟大的艺术家最终完成的作品就是他本人。

 

 

就在父亲去世的前两天,我高兴地拿着近期书写的作品及一篇“论草书十二意”论文,去找父亲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他对我说:“你近期的书法作品有很大的进步,我很高兴,不要骄傲,还需有更高的目标,譬如:可以学小楷,习章草,作隶书,攻行草。你写的论文文笔流畅,有自己的思想观点。以后要多写点理论方面的文章,做一个真正的文化人!”他曾告诫我:“服务应‘众’,作书要‘独’。”多么精辟的话语,道出了他对书法人生真切感悟。父亲藏书万卷,笔记千种,出门时,他口袋里总是装着一个小笔记本,有上心古语,入眼时话,都一一记录下来。他多次给我说:“你也备一个!”数十年来,父亲写的牌匾不计其数,并搜集整理出大量有关榜书史实资料,准备着手写部大部头《榜书新见》,惜天不假年,出师未捷,丢笔西去,令人悲痛不已!

 

 

父亲在陕西书画界和人民群众之间有一种别人无法替代的感情和位置,十年过去了,人们还在怀念他。父亲去世后的这十年,西安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一个极具历史文化特色的国际化大都市正在悄然崛起,父亲曾经书写的散布于大街小巷和名胜古迹的匾额题招,为“美丽西安”平添了几许淡雅的书香情趣,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着一位人民艺术家和这座城市的翰墨情缘。

 

 

离别十年,父亲并没有渐行渐远,还依然活在我们的心中!至此在父亲逝世十周年之际,感怀赋诗五律一首:

 

《先父十周年祭》


参商十载过,
每忆不由人。
觅榜合魂魄,
寻招聚气神。
冥冥聆笔韵,
杳杳寄诗心。
一册今执手,
涕流又惹襟!


                      (石瑞芳写在父亲去世十周年之际)

 

 

石宪章先生艺术简历

 

石宪章,生于1930年6月,天津武清区人。书法研究员,幼随其祖公习书,公讶其才,教授愈勤,其学益精。渐长,缘体壮身硕,偏好榜书,青年时代受书法大家华世奎影响,且勤勉有加,变华氏圆润以为宽博,遒劲而成雄健。弱冠入长安,得遇书画大家张寒杉先生指导,并广泛文史,深研书论。既得唐楷之法度,又窥秦汉之风范,所题榜书或汪洋姿肆、或雄浑雅健,有“长安榜书家”盛誉。其行书舒卷天放,大气磅礴,偶作篆隶,盘结屈纵,苍郁古茂,已臻“人书俱老”之境。又因生性豪爽,为人坦荡,身存燕赵遗风,深得长安内书外人士尊仰。有诗人观石先生作书后,欣然赞曰:“擎来雁塔作笔锥,墨入曲江五色飞。长安真似千摞纸,留与石翁醉后挥?石先生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大展获奖,被美国、日本、新加坡及港、台等地收藏。应邀为黄帝陵、司马祠、大雁塔、屈原碑林、黄河碑林题写碑石。榜书牌匾遍及省内外。作品还被中央文史馆、毛主席纪念堂、周总理纪念馆、人民大会堂、中国军事博物馆及中南海收藏并集辑出版。石宪章先生历年来多次参加国际书学理论研讨会并发表学术论文。曾被陕西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授予“德艺双馨”艺术家荣誉称号。1993年曾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书展和在陕西美术馆举办汇报展,反响热烈。1999年被新华社推选为“世纪之交陕西文化艺术界十大新闻人物”。作品被收入《当代中国书法作品集》,传略收入《中国当代书画家名人大辞典》、《当代书画篆刻家辞典》、《中国人物年鉴》等多种辞书。 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文史研究馆馆员兼书画研究会副会长、陕西书画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陕西书画艺术家协会副主席、香港东方文化艺术书画部委员;政协西安市委常委、西安市书法家协会艺术顾问、西安市文联荣誉委员。曾两次赴中央电视台进行现场表演,并接受采访,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